宁波一幼儿园园长愁得睡不着觉 凌晨发朋友圈吐槽 原因是… 新闻联播

No Comments

宁波一幼儿园园长愁得睡不着觉 凌晨发朋友圈吐槽 原因是… 新闻联播
“招聘启事发了N次,没一个来应聘的,心好慌。”开学第一周,学校的“当家人”都忙着安排新学期的工作,进入了“早睡早起”模式。春晓幼儿园园长傅州红却在半夜里发了一条这样的短信。  幼儿园教师招聘难?还是有什么特殊情况?这两天,记者专门做了一次调查。  事件  新小区+二胎  北仑一幼儿园园长遭遇员工慌  “愁死我了,愁得我觉都睡不着!”这两天,春晓幼儿园园长傅州红有点闹心。  “短短一个寒假,老师怀孕好几个,今天又得知好几个结了婚的老师在备孕,据说都是为了生猪宝宝。”傅州红说,这是好事,可一想到,几个月后,老师们接二连三地休产假,整个人感觉又不好了。傅州红的朋友圈截图  “本来我是不慌的,招聘启事都发出去N次了,结果没一个来应聘的,最近看到朋友圈里北仑城区的几个园长也都在招老师,那我就心慌起来了。”傅州红在微信上一连发了好几个“捂脸流泪”的表情,她担心,“抢”不过城区幼儿园。  因为采访的关系,记者也曾去过春晓幼儿园,从宁波海曙区过去,开车走高速,60公里左右,要花1个多小时。  “从北仑过去,自己开车最快也要40分钟左右,有些老师没车,只能坐公交车,但公交车也没有直达,要转乘。”傅州红告诉记者,考虑到交通不便的问题,幼儿园也安排了校车接送,但园车的位置有限,坐不下全部的老师,“坐校车的话,老师起码要6点钟出门。”  交通不便是其一,工资太少才是关键。“我们是山区海岛幼儿园,对非在编老师有补助,刚来的话,一个月3000左右,三年后,可以拿到5000左右。”傅州红说,相比北仑城区幼儿园非在编老师的工资,真不算低。尽管如此,愿意来的、呆得住的老师还是太少太少。  调查  收入低、考编无望  科班毕业的幼儿园老师辞职不少  傅州红告诉记者,其实,2017年时候,招老师还没有这么紧张的,“2018年开始,幼儿园周边开了不少新楼盘,入住的新家庭越来越多,再加上二胎,生源暴增,已经连续两年扩班,今年也计划再增加两个班级。学生一多,老师就不够用了。”  记者在手机搜索了下,发现北仑有6、7家幼儿园的网页、微信公众号上都有招聘老师的启事。  “我们也去宁波有幼师专业的学校里招过,发现不少学生一毕业就转行,压根就没考虑来幼儿园做老师,而是直接去了培训机构,毕竟薪酬摆在那里。”有位资历较深的老园长告诉记者,说到底,还是编制太少了,“就拿北仑区来说,整个区里90家幼儿园,可每年拿出来的编制只有10个,很多老师就‘知难而退’了。”  据新华社消息,“全面二孩”实施近两年,从2019年开始,我国幼儿数将出现大幅增加,到2021年达到最大值。  数据表明,2021年学前教育阶段适龄幼儿将增加1500万人左右,幼儿园预计缺口近11万所,幼儿教师和保育员预计缺口超过300万人。  在宁波,这样的情况同样存在。  幼儿园教师,没有编制、收入低,离职跳槽是非常普通的问题。昨天记者听了两位辞职教师的自述。  01  小李,89年出生,幼师毕业后,就到了一家四星级幼儿园上班。但是,她发现自己的收入真的微乎其微。  “第一年差不多三万多。后来涨了点,但是还不够我一个人花。?其实我挺喜欢和孩子在一起的,但是那个考编实在太难了,而且几乎没有什么指标。”小李说。现在,小李在一家培训学校当美术老师。  02  晓朵是90后,同样也是科班毕业,原本以为考编是很容易的一件事,结果就职后的第一个月,她发现自己有点痴心妄想。  “我们幼儿园,试图考编的教师达到将近一半,有的老师已经等了快十年了。但是不是没有考上,就是没有机会考,随着年龄的增长,希望越发渺茫。”晓朵说。  在工作了三年后,她结婚生子,她在家里人的劝说下,辞了辞,做起了全职妈妈。  “基层幼儿园教师的收入虽然还是不高,但是总体来说,还是在不断增加。我们每年都会接受很多刚毕业的,但是很多做了一两年后就走了,有的转行,有的去民办园,相对来说民办园虽然没有我们有名,但是收入会比较高。这是很现实的问题,看着还是觉得挺难受的。”宁波一位六星级幼儿园的在编教师说。  应对  设立学前教育专项经费保证教师待遇  建议当地区域教育部门进行信息汇总  二胎政策是2016年1月开始实施的,这么一算,最早一批的孩子入学就是在今年秋季。  宁波市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说:去年,为了应对这个问题,《宁波市发展学前教育第三轮行动计划(2018-2020年)》,新建、改扩建普惠性幼儿园120所以上,重点增加城镇学位供给,应对城镇新一轮入园高峰。  同时,要求各地采取了多种方式提高幼儿园劳动合同制教师的工资待遇,确保人均年收入不低于上一年度所在地全社会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同时,设立了学前教育专项经费,重点用于保障劳动合同制教师待遇、发展普惠性幼儿园、开展保教人员培养培训等。  “收入是一方面,幼儿教师的最大的问题还在于编制。幼儿园专任教师现在是两万多人,而在编教师只占比五分之一。宁波曾经在2011年-2012年放开过幼儿教师的编制,但是之后因为国家对编制的严控,就没有再大量放开。”她说,“不过欣喜的是,随着国家对学前教育的重视,幼儿教师的编制会一定程度开放,这就意味着原来的非在编教师可以转正。”  宁波市名园长金虹青说:针对临时性的紧缺问题,建议当地区域教育部门进行信息汇总,做到信息互通有无,让每个幼儿园之间的信息更加通畅一些。  她解释说:“现在全面放开二胎,教师二胎的也不少。这也是临时性紧缺的一个原因,但是生完孩子后,教师也会回来。说不定原来的幼儿园就多出了教师,隔壁的幼儿园可能就缺老师。”  看来,要解决眼前的问题,还需要多方努力。(现代金报记者章萍 陈嫣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